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惊天魔盗团惊悚

惊天魔盗团惊悚

2019-11-12

惊天魔盗团惊悚独家报道:  前两次行动,杨逸都及时把情报给了贾斯汀,但是两个情报加起来也才值五万美元,而且费迪南德照样行动一切顺利。  前两次行动,杨逸都及时把情报给了贾斯汀,但是两个情报加起来也才值五万美元,而且费迪南德照样行动一切顺利。  图亚已经得到了医治,但杨逸他们都没见,根据图亚的描述,给他接断骨的人像是个混血儿,看起来倒像是个亚洲人。  麦克唐纳微笑道:“你编造一个谎言告诉我就行了。”  贾斯汀没有再追问,他只是轻声道:“唔,你不知道就算了,不过既然你知道麦克唐纳的身份还敢用他,我对你表示佩服,不过,我有件事得警告你。”  杨逸不再犹豫,他低声道:“行,就请你的医生朋友帮忙,谢谢。”  让杨逸比较郁闷的是因为杰特罗完全不需要用到他们,所以这几天杰特罗和费迪南德要商量什么也不让他跟着了,这么一来,想要得到些情报就只能窃听。  安东给杨逸示意,杨逸走了过去,然后安东把一个耳机递给了杨逸,等杨逸戴上耳机后,就听到了杰特罗和费迪南德的对话。  费迪南德轻叹了口气,道:“我告诉过你了,老板最想干掉的事大伊万,其次就是哈格尔,他一直在催促我们快点干掉大伊万,既然我们做不到,他当然会派别人来了。”  杨逸没有去探寻那个医生的身份,既然人家不想被太多的人知道,那他自然也就不该去探别人的底。  张勇的建议是找个中医,可杨逸在基辅去哪儿找中医去,能找到基辅乃至乌克兰最好的骨科医生,怎么也对得起图亚了。  让杨逸比较郁闷的是因为杰特罗完全不需要用到他们,所以这几天杰特罗和费迪南德要商量什么也不让他跟着了,这么一来,想要得到些情报就只能窃听。  做手术比较麻烦,愈合的也相对要慢,所以杨逸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道:“能不能不做手术?”  怎么找个医生搞得跟间谍接头似的,杨逸正在迟疑间,贾斯汀却是道:“你再也找不到比他更好的医生了,如果不是我们有非常良好的关系,你是绝对不可能让他出手的,所以考虑清楚。”  做手术比较麻烦,愈合的也相对要慢,所以杨逸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道:“能不能不做手术?”  “老板要派比斯利来?”

惊天魔盗团惊悚独家报道:  杰特罗和费迪南德不是什么事都没干,他们五天时间里对大伊万发起了两次攻击,行动规模都不算小,但杰特罗根本就没有出面,都是费迪南德自己带着人去干的。  说话的是杰特罗,他的语气听起来很诧异。  医生对杨逸的要求嗤之以鼻,他拍着片子道:“他的骨折移位非常大!如果不做手术,断骨有可能会错位生长,然后怎做手术?还是让他的胳膊变形?”  麦克唐纳微笑道:“你编造一个谎言告诉我就行了。”  “我不知道他能不能帮忙,唔,而且请他帮忙很麻烦的,这样,我先打个电话。”  杨逸放下了电话,然后他对着罗德里格兹道:“带上图亚,我们走了。”  “老板……怎么想的,现在叙利亚那边局势紧张的很,使我们出货的大好时机,他怎么可能在这个关键时候让比斯利放下叙利亚那边的事情到这来?比斯利来这里有什么意义?”  杰特罗在和费迪南德见面,他们在商讨新的行动,安东在窃听,布莱恩在盯着杰特罗以免他突然回来。  “老板……怎么想的,现在叙利亚那边局势紧张的很,使我们出货的大好时机,他怎么可能在这个关键时候让比斯利放下叙利亚那边的事情到这来?比斯利来这里有什么意义?”  贾斯汀没过多大一会儿就打来了电话,然后他沉声道:“我朋友答应帮忙,不过你们不必去了,把伤员交给我的人带他去就好。”  迟疑了一会儿后,杨逸决定还是再找找贾斯汀,于是他给贾斯汀打通了电话,低声道:“医生让必须手术,但是我不想手术,你有没有认识不必开刀也能接骨的医生?远一点没关系,价格高一点也没关系。”  杨逸是抱着万一的希望打的电话,如果贾斯汀说不行他也就认了,手术就手术吧,只是治疗方案的问题,但是没想到贾斯汀的回答却是大出他的意料。  费迪南德轻叹了口气,道:“我告诉过你了,老板最想干掉的事大伊万,其次就是哈格尔,他一直在催促我们快点干掉大伊万,既然我们做不到,他当然会派别人来了。”  “我不知道他能不能帮忙,唔,而且请他帮忙很麻烦的,这样,我先打个电话。”  费迪南德轻叹了口气,道:“我告诉过你了,老板最想干掉的事大伊万,其次就是哈格尔,他一直在催促我们快点干掉大伊万,既然我们做不到,他当然会派别人来了。”  “我没打算杀人灭口,因为现在我还没用他呢,其实这件事很复杂,我不是非得用他的,但还是谢谢你的提醒。”  肯定是有什么重要情报,否则安东不会让杨逸来听的。  贾斯汀挂断了电话,杨逸走去找到了麦克唐纳,苦笑道:“你们不用去德国了。”

惊天魔盗团惊悚独家报道:  “麦克唐纳有个学生,嗯,你可以用麦克唐纳,也可以选择不用,但你最好别有用完以后杀人灭口的想法,因为他那个学生你得罪不起。”  “基辅军区医院,过去吧,最好的骨科医生。”  杨逸耸肩道:“是的,另外有件事我得跟您说一下,唔,买我们情报的人,怀疑是我们搞了那些黄金,他没有理由追查到底,但是您肯定得保密,我们得统一口径才行。”  杨逸很是惊讶了一阵子,道:“不过什么?”  两个人带着图亚到了基辅军区医院,找到了正在等着他们的医生,然后就是正常流程,等着拍片出来给医生看了片子之后,那医生只是看了看片子,毫不犹豫的就道:“做手术。”  肯定是有什么重要情报,否则安东不会让杨逸来听的。  医术好的医生通常脾气比较大。  医生对杨逸的要求嗤之以鼻,他拍着片子道:“他的骨折移位非常大!如果不做手术,断骨有可能会错位生长,然后怎做手术?还是让他的胳膊变形?”  杨逸耸肩道:“是的,另外有件事我得跟您说一下,唔,买我们情报的人,怀疑是我们搞了那些黄金,他没有理由追查到底,但是您肯定得保密,我们得统一口径才行。”  “我没打算杀人灭口,因为现在我还没用他呢,其实这件事很复杂,我不是非得用他的,但还是谢谢你的提醒。”  杨逸耸肩道:“是的,另外有件事我得跟您说一下,唔,买我们情报的人,怀疑是我们搞了那些黄金,他没有理由追查到底,但是您肯定得保密,我们得统一口径才行。”  安东给杨逸示意,杨逸走了过去,然后安东把一个耳机递给了杨逸,等杨逸戴上耳机后,就听到了杰特罗和费迪南德的对话。  麦克唐纳微笑道:“你编造一个谎言告诉我就行了。”  这一天费迪南德又要行动了,让杨逸疑惑的是,既然贾斯汀继续要买情报,那么安德烈的事情自然是有人接手了的,可这几天下来费迪南德行动却是顺利得很,就好像对手完全没有组织的样子。  杨逸理解杰特罗的苦恼,现在的情况是杰特罗搞定了费迪南德,他现在可以说掌握了很大的主动权,但是现在德约却要派个新的人来,这样的话,只要有人来,那杰特罗很可能就没办法维持现在的局面了。  “你说。”  杨逸很是惊讶了一阵子,道:“不过什么?”